蓝嘟嘟的

不混圈,谢谢
mxtx天雷,你踩我就炸

【温赤】思念成疾

给温赤贡献tag

是BE,还OOC,而且很短很无聊,码字者自己码到一半都快要睡着的那种【。

可能会有个后续吧毕竟我想搞的故事还没有写出来,但是暂时没灵感了不知道该怎么往下写【哭

他人第一视角,特别ooc,雷到了我不负责的

 



我受村民引导,来到了一处名为神蛊峰的地方。

据说这山峰上有一大妖,无数天师来此皆惨败而归,虽无必胜的自信,但身为天师的职责依然驱使着我前来。

这神蛊峰看上去早已荒废了,杂草丛生,崖边立着的木牌也早已腐烂,我一路走着,感觉不到丝毫属于人的气息,就连妖气,也是近乎于无。所能感受到的,大多是山上的精怪之息,毕竟万物皆有灵,这山峰看上去废弃了这么多年,滋养出一些小精怪也是不足为奇。

奇怪的是,依山下村民的描述,这里该满是瘴气,被那大妖折腾的不成样子才对,然而如今我眼前所见所感,与那破败的表象不同,灵气充沛,隐有万物复苏之相。

我渐渐放松了警惕,如此灵力满盈之地,要说有什么为祸人间的大妖,是绝对不可能的,倒更像是有仙人在此修道。 

看来只是村民误传,下山时说清楚便可,如此灵地就这样荒废,着实可惜。

 

就在我绕完一圈准备下山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间房屋,我确定刚刚观察时并未漏掉任何建筑,它就那么突然地出现,让我放松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查看一番时,门开了,一位红发男子立在那里,对我点了点头,接着笑了笑,说:“要进来稍作休息吗?”

我从未见过如此纯净的灵力,比起人或妖,他更像是纯粹的灵力聚合体,完全无法感受到一丝恶意,反而会让人不自觉地生出亲近的欲望。

一进门,我便感到一股寒气漫上后背,仿佛被什么眼神阴冷的生物注视着一般,但似乎只有一瞬间,快到好像是我的错觉。等我看清房内的布置之后,那股寒气再次涌上来,毕竟无论是谁,面对两个灵位也不会有什么温暖的感觉,看不清是谁的灵位,明显是施了障眼法,虽然眼前之人对我并无恶意,但有些事还是不问为好。

“很少会有人涉足这里,不知先生因何而来?”我随着他跪坐在供奉着那两个灵位的祭台之前,听他如此发问。

解释了前因后果,他才告知我他的名字:赤羽信之介,不像中原或苗疆的名姓,再看他穿着,又与我从书中看来的十二单极为相似,明显是来自东瀛,只是他的一举一动又都带着些本地人的习惯,很是奇怪。

他听完我的说明,沉默了一阵,才又开口:“先生可知此地曾发生过何事?”

我疑惑,他笑,“先生上山不易,就当做劳累之余的闲谈吧。”

 


那是不知多少年之前的故事,神蛊峰这个名字,也是那时才有的,是这里的第一任主人——神蛊温皇所起,赤羽先生的原话是“一个怪人所起的一个怪名”。

人如其名,神蛊温皇此人最擅蛊物,神蛊峰也是一个为了方便他养蛊的所在,原本该是一个人如此平静地过完一生的故事,但是某一天的神蛊峰却迎来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生物,哪怕是潜心修道之人也难以遇见的神物——凤凰。

照常理讲,凤凰的到来该是一件多么神圣的事,但神蛊温皇是个怪人,这就决定了凤凰出现在他眼前时是那只凤凰的不幸,更何况那是一只受了伤的凤凰。所以神蛊温皇的第一反应是将凤凰拿来试蛊,然而凤凰即便受了伤,也依然是凡人无法亵渎的神圣存在,因此神蛊温皇并没有得逞,反而被奄奄一息的凤凰伤到。

但如之前所讲,他是个怪人,哪怕是被伤到他也没有任何放弃的想法,只是换了一个思考方向,他得到了凤凰的血,用那些滚烫的血液来提炼蛊物,倒符合他“神蛊”的名号。

亵渎圣物的下场自然是惨烈的,凤凰不死,一次神蛊峰的大火促成了它的重生,而之前对凤凰的所作所为,注定了神蛊温皇的灭亡。

“他的灵魂被锁在这里由我看守,为了防止他人的扰乱,才会传出大妖肆虐的谣言。”

“那您就是……”

“凤凰吗?”他笑,“我只是依循神蛊峰历代主人的所为罢了,时候不早,先生还是尽早下山吧。”

 


随着那位天师离去,房间内出现了一个黑发蓝眼的身影,他摇着羽扇靠近赤羽,“又是这样一个故事,为何不告诉他们真相呢?”

“为何不告诉他们,凤凰与人类相爱?”

试蛊是假,亵渎是真;重伤是假,重生是真。

“在这个讲了无数遍的真假参半的故事里,你真正想讲的又是什么呢?”

“赤羽,该清醒了。”

神蛊温皇的身影消失不见,只剩下赤羽信之介和祭台上的灵位。

凤凰不死,其实是种不幸。


——暂时没啦!

想尝试着写一个无法接受老温身死而自己永生的菌丝但是很明显我失败了!对不起!

毕竟菌丝完全不是那种会沉溺过去走不出来的人呢_(:з」∠)_

真正的故事有时间就写吧这篇是真的很OOC我先去反省了༼༎ຶᴗ༎ຶ༽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蓝嘟嘟的 | Powered by LOFTER